一芃在上学

做你自己

悖悖论:

我也曾经幼稚地相信存在“虚假的”和“真实的”幸福,后来发现“别人虚假的幸福”不过是处在不幸中的我们用来自我安慰的借口,毕竟所有的“幸福”都是虚假的。

如果我们连自己是否是一个缸中之脑都无法证明,那进去和不进去又有何区别?

嗯,现在你可以告诉女朋友说“我相信幸福是种实在的实体,而你是我唯一不踏进去的理由”了

(最后一句出自惠特曼<草叶集>:I am large, I contain multitudes)